社会审美生病了,却用整形来入药

 作者:谯醣坩     |      日期:2019-03-03 07:12:01
几年前,身边冒出许多有着超大双眼皮、圆润额头、高翘鼻、锥子脸、苹果肌的标配“网红脸”几年过去,曾经引领风尚的“网红脸”们,经历了令人唏嘘的心理、生理乃至人生的转变近日,半月谈记者走入这一群体后深深感受到,“网红脸”成为了社会病态审美的牺牲品 伤口还没长好,“网红”就成了贬义词 “2012年‘网红’真的是褒义词,谁要能成网红不得了当时,签完合同,我们一批不到20岁的女孩由公司统一带领去韩国整形,可没想到还在养伤期间,网红就成贬义词了,公司要组织大家再整形一次,我们都懵了一是脸不能再动刀了,二是没钱了”曾经从事平面模特的梁怡亦提起整形往事,情绪变得有些激动 6年来,梁怡亦一直通过微整形不断调整,把打进额头、鼻子的玻尿酸、假体抽出来,开大的眼角再缝合……然而整容痕迹依旧明显几年来公司都没有给她片约,因为“网红脸”没辨识度,根本没市场她靠淘宝卖家秀和经营美甲店维持整形修复费用整形前的照片,她统统扔了:“我都不是之前的那个人了,照片只能让我伤感” “修复比最初整容更难”成都八大处医疗美容医院执行院长唐勇说,现在“网红脸”已经不流行了,“网红脸”适合上镜,但是在生活中非常夸张,不适合日常 唐勇告诉记者,现在不少曾经整成典型“网红脸”的人来医院寻求修复,然而修复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也很难修复彻底“比如,填充物打入体内比较容易,但是要完全取出是很难的,多多少少会留一些在皮肤里,增加感染的风险这就是不断有人整形不成反毁容的原因 宁可美得千篇一律,不要丑得与众不同? 成都市第四人民医院心理咨询师李云歌说:“前些年流行锥子脸,现在管最早那批锥子脸叫‘蛇精病’;后来流行嘟嘟唇,那批人现在叫‘鲶鱼脸’;再后来流行欧美深邃脸、日本无辜脸、韩国氧气脸……十几岁的孩子拿着偶像照片来整容的不在少数,不少希望‘靠脸吃饭’的主播追逐流量,以为照搬就能获益,这样的审美观,非常可怕” “走在街上会发现,单眼皮的越来越少了,即使不开刀,单眼皮姑娘也要贴个双眼皮贴,就连男生都贴,社会审美高度趋同然而美这个东西,绝对不是一个概念、一个标准能概括的美的美妙之处就在于个体差异如果大家都像流水线里出来的,只有吓人没有美”北京汇然心理成长沙龙心理咨询师向杰说 从去年起,记者接触了大量成年人及未成年人整形案例其实我不反对整形,只是反对审美的千篇一律、价值观的单一这是社会审美心态疲软、生病的表现,然而许多年轻人,却用整形来迎合它,结果让它更加虚弱 一旦用大众审美来看待自己的脸,那么就会随时想要通过改变容貌,让自己跟上潮流 “有的家长主动带年龄很小的孩子利用假期整形,折射出价值观的单一,也暴露了整个社会的焦虑心态”李云歌说,在不少人眼里,颜值是就业、升学、找对象的“敲门砖”提早做好容貌上的改造,以便将来能找个好工作,找个好老公,这样的心态非常功利,对孩子的价值观影响恶劣 当颜值成大众消费品,修心才是奢侈品 “整形很容易成瘾,这源于心理疾病中的强迫行为例如,如果孩子总认为自己胖,反复去抽脂,这样的强迫行为是和厌食症相关的,是一种不容忽视的心理疾病”李云歌说 正确的整形方式是,由经验丰富的医师根据个人脸型,设计出器官微调整方案绝不可肆意大切大割,破坏脸部整体性医师有责任引导整形者,严格控制整形次数 有时候我也会想,大家对网红脸的追捧,是不是说明我们的“整形时代”才刚开始?不过未来随着技术进步,整形成本可能会不断降低,几小时的手术就能提升颜值当美丽不再依靠DNA,而是成为了大众消费品时,这个世界还能拼什么? 我认为答案是“心” 颜值只是锦上添花的加分项,大量的基础分数,来自通过长年累月的学习充实、净化自己的心灵 2017年,在腾讯视频《不可不说》节目中,曾整容不下百次的网红脸女生吴晓辰出人意料地圈粉无数不是因为她的大眼尖脸,而是大度得体的举止、逻辑缜密的言谈 她说,觉得好看就会成功,是一种盲目跟风的价值观,应该承认更好的人生,是有多种实现途径的幸福来源于内心的修养,玻尿酸会吸收,眼角会下垂,但人格、言行和品质,